欢迎您访问中国信息界网!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国家发改委主管 中国信息协会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智慧资讯>互联网+>

持续加强网络版权保护

戈晶晶 2019-07-10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普及,网络已经成为知识产权的主战场。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各级版权执法监管部门查处网络侵权盗版案件544件,其中查办刑事案件74件、涉案金额1.5亿元。
 
互联网因其开放性,每个网民个体都能够成为内容创作者和发布者。虽然仍有很多网民把网上的东西视作公共资源,没有形成网络版权保护意识,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网民认识到网络版权保护的重要性。正因如此,近期发生的视觉中国“版权门”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成为网友热议的焦点,关于如何加强网络版权保护的讨论不绝于耳。
 
视觉中国“版权门”引发的讨论
 
视觉中国“版权门”是由一张黑洞照片引起的。4月10日晚,人类首次公布黑洞照片,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但4月11日上午,有网友发现,视觉中国网站在这张黑洞照片上注明“黑洞照片版权属于视觉中国”,引发众多网友的质疑。随后又有网友发现,视觉中国居然在国旗、国徽的图片上也标注了版权。对此,共青团中央在官方微博发文“逼问”视觉中国: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并将此条微博置顶,很快,共青团中央、视觉中国迅速攀上微博话题榜第一。紧接着,在该条微博下方,包括苏宁、360、南孚电池、海尔等公司相继发出质疑:自己公司的图片怎么变成视觉中国的版权?
 
4月11日当天,由于事件不断发酵,视觉中国不得不作出回应,称:经网友举报的视觉中国网站关于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经查该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为此深表歉意!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并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持续性的加强审核,避免类似情况发生。
 
但视觉中国这种“避重就轻”的回应显然无法平息众多网友的质疑。特别是在事件发酵过程中,又有网友发现,早在2018年7月3日,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微博名:经纬张颖)就曾在微博发文批评视觉中国,称该公司从2016年开始开发了一个系统,有组织地大范围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然后漫天开价要求巨额赔偿,而对于没有经他们授权使用的图片不接受删除,直接索取几十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这种“碰瓷”式维权引来网友更多质疑。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相关监管部门迅速做出反应。4月11日晚,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连夜约谈网站负责人。天津市网信办称,经查,视觉中国网站在其发布的多张图片中刊发敏感有害信息标注,引起网上大量转发,破坏网络生态,造成恶劣影响。上述行为违反了《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根据《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行政执法程序规定》,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责令视觉中国网站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并保存相关记录。要求其切实履行网站主体责任,从严处理相关责任人,全面清查历史存量信息,同时要求该网站加强内容审核管理和编辑人员教育培训,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4月12日,视觉中国宣布关站整顿。随后天津市网信办成立工作督导组,进驻视觉中国网站;4月18日,天津市网信办正式对外宣布,对视觉中国网站主体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作出从重罚款的决定。同日,视觉中国在其官微发布致歉声明;4月19日,视觉中国全资子公司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收到天津市网信办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接受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直至5月12日,整改结束,视觉中国恢复网站上线运营。
 
至此,视觉中国“版权门”落下帷幕,但网友的质疑声仍然不断。在北京从事媒体工作的陈女士一直关注着这一事件,她对《中国信息界》记者说,30万元的处罚与视觉中国的收益相比实在是“不痛不痒”,这种处理有些“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感觉。根据视觉中国公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8财年实现营业收入9.88亿元,同比增长21.3%;实现净利润3.21亿元,同比增长10.45%。
 
从网上留言来看,很多网友和陈女士有着相同感想,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对此评论称:处理“碰瓷”式维权,该有下文。从重处罚、30万元,这样的“搭配”让人浮想联翩。图片标注有害信息,该付出应有代价,被指“碰瓷”式维权等备受诟病的行为,受到何种处理?不枉不纵,不偏不倚,本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力避高举轻放,才有益于企业成长,有益于守卫法治精神。
 
可以说,视觉中国“版权门”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网络版权的现状,一方面民众的版权意识在不断增强,但另一方面,违规侵权、甚至“碰瓷”式维权行为仍在不断发生,加强治理十分必要。
 
国家网络版权治理取得一定成效
 
网络版权问题频发与网络时代的特性有密切关系。在网络时代,每个网民既是互联网的使用者,也是内容的发布者,这使得网络原创内容、特别是网络娱乐类内容得到极大丰富,也吸引了众多的用户。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数据显示,在网络娱乐类应用发展上,我国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用户都在不断增长。截至 2018 年 12 月,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 5.76 亿,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 4.32 亿,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 4.84 亿,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 6.12 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 3.97 亿。
 
但是,伴随着网络原创内容的不断增加,抄袭、侵权问题也在不断发生。北京大学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田丽在接受《中国信息界》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抄袭、侵权问题频发,与网络时代的一些特点有关。一是抄袭、侵权成本太低,线下图书如果抄袭,至少还有印刷费用,而线上只要复制、粘贴就行,几乎零成本;二是网络时代主体多元,是由用户贡献内容的时代,每个人都可能被抄袭、侵权;三是网络抄袭、侵权往往不是大案,而是非常零碎的抄袭,这里抄一点,那里抄一点,拼凑在一起,个人维权难度大。
 
为此,国家一直在加强网络版权保护工作。4月26日,在“2019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后,中央宣传部版权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2005年起,国家版权局联合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持续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剑网行动”,针对网络侵权盗版的热点、难点问题,先后开展了网络视频、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网络新闻转载、网络云存储空间、应用程序商店、网络广告联盟等领域的专项整治,集中强化对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各级版权行政执法部门共查办网络侵权盗版案件6647起,依法关闭侵权盗版网站6266个,删除侵权盗版链接256万条,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案件609件,相继查处了快播播放器侵权案、射手网字幕组侵权案、天线视频网侵权案、思路网高清视频侵权案等一批侵权盗版大案要案。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在行政、社会、司法等方面取得重大成效。在行政保护方面,专项整治与重点监管相结合,引导短视频等热点领域规范发展。针对新兴的短视频、网络转载领域的版权问题,版权监管部门约谈重点企业,推动行业自律、履行主体责任,短视频和网络转载领域版权秩序得到明显改善。国家版权局不断强化对大型网站和重点作品的版权重点监管,进一步扩大专项行动的覆盖面和影响力,推动音乐作品转授权合作,提高执法监管精准性;在司法保护方面,版权审判规则日趋完善,审理模式不断创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版权审判规则日趋完善。增设北京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互联网案件审理模式不断创新,审理效率提高。图片作品侵权案件爆发式增长,公众号抄袭、非法转载现象严重,案件区域集中态势非常明显,刑事案件中,游戏作品仍然是“重灾区”;在社会保护方面,各主体共同推动社会共治,利用新技术保护合法权益。音著协、文著协等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积极发展新会员,改进管理方法,开展多维度合作。行业协会针对短视频领域开展行业自律,发布《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自律公约》《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互联网企业完善内部版权管理制度,针对侵权盗版内容和侵权盗版账号开展自查整改,利用区块链等新技术保护版权。
 
虽然网络版权保护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治理过程中仍然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该怎么办?
 
如何更好地保护网络版权?
 
在4月26日举行的“2019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上,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表示,当前在版权工作中要重点实施对网络版权的严格保护,这既是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也是版权保护的内在逻辑。为此,需要做到“四个保护”:一是在力度上加强保护。我国目前仍处于版权矛盾和纠纷高发期,版权保护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二是在范围上全面保护。即对所有的版权主体、客体和版权活动依法实施保护;三是在程度上适当保护。版权保护不能脱离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既不能弱化保护,也不能过强保护;四是在效果上有效保护。要积极推进著作权法的第三次修订,引入惩罚性赔偿措施,从法律制度上解决版权保护中存在的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效果差等问题。
 
在《中国信息界》记者采访过程中,受访的专家、学者和专业人士一致强调,要更好地保护网络版权,应加强落实网络实名制度。
 
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朱晓磊打过很多网络侵权案,他对《中国信息界》记者表示,要进行网络维权,先要依法取证,再发律师函沟通,很多时候对方在接到律师函后会选择和解,道歉并删除侵权内容。如果未能和解,就要启动诉讼程序,通常司法程序会超过1年。对于是否构成侵权,法院会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鉴定。
 
在朱晓磊多年工作经历中,主要的困难就在于无法找到侵权人,造成无法进行维权。他表示,虽然《网络安全法》《民法总则》都明确规定平台要实名注册,但在实际官司过程中,却常常出现找不到侵权人的情况,可见平台的实名制存在漏洞。有的平台只注册了手机号码,虽然现在手机号也是实名注册的,但有时电信运营商会以保护用户隐私为由拒绝提供侵权人实际身份信息;有的平台虽然注册时填了身份证,但最终发现身份证是被盗用或冒用的,身份证上的人与实际侵权人不符。面对这些问题,朱晓磊建议,平台实名制度还需进一步完善,除了登记电话,还可以通过手持身份证照片来认证。
 
对于实名认证存在漏洞的问题,田丽认为,一定要强调平台责任,强化网络生态建设。田丽指出,互联网的开放性,使行政监管成本提高,所以要进行多方治理。首先,平台要负起责任。但现在平台往往为了竞争,更关注于如何吸收和发布更多的内容。虽然一些平台设立了相应的版权保护功能,但执行得情况并不理想,平台不能仅是设置相关功能,关键是要有执行力;其次,应该通过普及典型案例,更多地进行知识产权教育。现在很多人仍然认为网络资源是公共的,没有形成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所以要通过教育,在全社会培养知识产权保护氛围;再次,在司法方面,目前网络抄袭、侵权案件诉讼时间要超过1年,这使得很多人觉得维权难,建议可以设立司法快速通道,降低个人维权难度;第四,对于恶意抄袭、侵权的个体,比如以此谋利的某些营销号,要加强管理,将其纳入网络诚信体系建设中。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8年,我国网络版权保护虽然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也存在诸多问题和挑战,比如:现行著作权法律制度不能适应产业发展新需求;侵权盗版方式“去中心化”增加版权保护难度;内容产业“重产轻质”创新能力不足;版权国际应对面临更多挑战。报告建议,加快推进《著作权法》修订进程,完善版权制度体系;鼓励创新激发原创动力,推动优秀作品创作生产;创新版权治理模式,建立协同治理联动机制;推动版权信息共享,促进交易平台透明化。

相关推荐
《中国信息界》
理事会

《中国信息界》杂志社理事会(以下简称理事会)是由信息化和智慧城市领域具有行业代表性的企业、大专院校和科研单位等...

中国信息界发展研究院

中国信息界发展研究院是由国家发改委主管的《中国信息界》杂志社牵头,在中国信息协会的指导下,和中国信息经济学会、中国区域科学学会、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等单位支持下,联合北京大学智慧城市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信息化与信息技术研究中心共同发起成立的...

品牌活动
最新研究成果
合作单位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区域科学学会 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投资联盟 长江沿岸中心城市信息合作联盟
合作企业
合作媒体
合作联系
媒体合作通道 企业合作通道

主办单位

《中国信息界》杂志社
010-82893346
zgxxjsi@sina.com
北京市海淀区紫金数码园3号楼9层904

关注我们

中国信息界智慧城市导刊信息惠民网
Copyright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信息界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795号-3       【法律声明】